8887725
新聞資訊
觀點 . 國際譯聯副主席:人工翻譯在十年內消失?錯!
來源:本站    錄入:2018-11-29
 

20181119,由中國外文局指導,中國翻譯協會主辦的改革開放40年與語言服務創新發展論壇暨2018中國翻譯協會年會在北京國際會議中心舉行。來自中央國家機關,全國各地以及美國、英國、俄羅斯、德國、挪威、韓國、日本、埃及等國家和地區的大型跨國企業、高等院校、研究機構以及行業組織商會等領域的代表參加會議。

國際翻譯家聯盟副主席艾倫·梅爾比(Alan Melby)在會上作了題為《全球化和機器翻譯時代國際語言發展服務的態勢》的主題發言,就機器翻譯和人工翻譯的關系發表了見解。他指出,我們不要只是讓機器翻譯和人類翻譯進行競爭,而是合作的方式共事。如果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支持人類翻譯上,那機器翻譯肯定還是會有非常多的進步空間,也是大有可為的。

 國際翻譯家聯盟副主席 艾倫·梅爾比Alan Melby)發言

以下為演講實錄(根據中國網速錄整理):

作為國際翻譯聯盟副主席,首先我要說非常榮幸今天能夠來到這里!

翻譯對未來要有信心

我已經75歲了,在翻譯行業也是從業很久,我看到今天也有很多資深翻譯家獲得了認可和獎項,向他們表示祝賀。今天,我想和大家探討一個具體的話題。除了好奇心,就像今天早上我們提到過一個翻譯應該具有好奇心,我完全同意。翻譯同樣需要有自信,對于未來要有信心。

到底現在發生著什么樣的變化呢?我會跟大家介紹一些技術,但是不會講技術的細節,我要講的是如何回應市場上出現的新聲音,就是機器有一天取代人類譯員。

我們如何回應呢?當然我們會說,不會的。但是你怎么知道它不會取代人類呢?所以,我在這里給大家提供一個回應。

還有一個問題,你覺得現在的機器翻譯和專業的人工譯員一樣好嗎?我不相信。我們基于翻譯的語言服務供應商,包括了筆譯和口譯,我們看一下最近的一些聲音。亞歷若斯·克勞斯,他是非常受尊敬的作家,曾經獲得了紐約時報的最佳暢銷書獎,他說我們這個職業在10年之內即將消失,這是他2016年說的。如果他說的對,等到2026年就沒有翻譯行業了。他為什么做出這樣的預測呢?因為他不懂翻譯。非常抱歉我這樣說。他可能寫書寫得好,他應該先了解一下我們這個行業然后再說這個話。

20183月微軟開了一個發布會,發布會上說基于神經網絡的機器翻譯的翻譯質量已經達到了等同于人工翻譯的地步,它的這句話可以說給我們行業構成了直接挑戰。雖然也是不準確的,但是由微軟舉行的新聞發布會,在很多國家都引起了巨大反響。很多學翻譯的學生他們都在問自己,是不是要把未來投入到一個在2026年即將消失的行業呢?微軟都說要取代我們。

我覺得這兩個主張其實都是錯誤,但即便是錯誤的,它們也引起了巨大的問題。我們可以有很多的選擇,我們可以忽視這樣的言論,然后期待這樣一些言論不久就隨著時間消失了。這不是很好的主意。或者我們說,我放棄吧!我不再做翻譯了。那這太不好了。或者我們勇敢的站起來回應這種聲音。

我們怎么回應呢?首先,我定義一下什么叫翻譯質量,這是基于ISO9000制定的。高質量的翻譯可以呈現準確性和連貫性,能夠為讀者或者觀眾帶來準確性和連貫性,而且也能夠滿足翻譯服務供應方和翻譯服務提供方達成的具體要求。不光符合翻譯服務需求方,也能夠符合終端用戶的需求。這個標準已經制定多年。我們當中很多人都認為這是全球層面對于翻譯質量的一個共識。

首先是準確性。準確性是譯入語和譯出語的匹配度。第二是連貫性。連貫性是關于譯入語的,譯文一定要可讀性強,可被讀者理解,語境也是符合的,你讀起來感覺不到它是翻譯出來的,讀起來就好像自己語言的一個作品,這是語言翻譯質量非常高的要求。

翻譯服務的利益攸關方,主要是需求方、提供方、終端用戶,我覺得這是翻譯行業的利益攸關方的話,是比較公平的一種說法。需求方可以是政府、商業公司,是需要翻譯服務的公司,不管是誰,只要需要翻譯你就是翻譯的需求方。翻譯服務的供應方可能翻譯公司、自由職業、全職譯員或者譯員團隊。我相信在座的諸位應該都是可以放在這個范疇的,還有終端用戶,就是使用翻譯的人,有時候翻譯服務的需求方并不是翻譯成果的使用者,但有時候他們也是一致的。

高級別的翻譯,既要準確又要連貫、流利。今天,我們已經來到機器翻譯的時代,大多數在當天完成的,比如說某一個時間節點完成的一個翻譯意見,主要是結合機器翻譯完成的,相信80%當天就要的稿件可能直接由機器完成或者只有個別人工譯員的參與,機器翻譯完成之后人工譯員潤色。

未來人工譯員工作量會不斷增長

我剛剛參加了一個倫敦關于機器翻譯的會議,在倫敦有一些關于機器翻譯的研究,有一個最近的系統是神經機器翻譯系統,關于某些句子它處理的特別好,但是某些句子,比如說講夏天的,這個系統翻譯成了冬天,這是我們不能接受的。由于現在大量用到了翻譯,所以它是低等級的水平。基于神經網絡的機器翻譯可能更加流利連貫,但準確性還不是特別好。有時候它帶有一定欺騙性,你讀的時候覺得特別好,但是對比一下譯出語,你發現它把夏天翻譯成冬天。

下面,介紹高級別翻譯,比如說測試稿,我們有不同級別、不同質量等級的翻譯。非常常見的是把單一的一句話翻對了,這對機器來說是非常容易的,我們講的是基于語境的一段話。這個稱之為機器翻譯到人工翻譯的范疇。機器翻譯是原生態的,比較初始的,你段落輸入它就可以輸出,哪怕質量不高它速度也可以非常快,而且機器翻譯后有一個人工潤色過程我們稱之為PEMT,還有人工翻譯。

我們如何定義人工翻譯和機器翻譯的同等質量,這并不是我的預測,比如克勞斯和微軟,即便他們是正確的或者艾倫艾比是正確的,我們三個人不可能同時正確。所以,我們如何處理這種關系呢?

我相信在未來有大量的稿件譯件可能都會涉及到這三個方面,我們會用到大量的純機器翻譯、我們也會用到大量PEMT(機器翻譯后的人工潤色)、還有人工翻譯HTHT可能用到機器翻譯的輔助,可能不用到機器翻譯,也就是說人工翻譯只有人工譯員是譯件的單一創造者。你可以決定這個譯件的使用。我預測在今后會有很多工作是由人工完成的,雖然從比例上來講會有大量的稿件是由機器翻譯的,但是今后人工譯員的工作量會不斷增長

機器翻譯不理解自己在做什么

我經常問的一個問題,有沒有必要去完整的理解譯出語之后,然后再產生高質量的譯文。如果我們想譯出來讓外國人可以看懂的譯文,是不是首先非常好的理解原文呢。我們都在問,包括向機器提問,機器翻譯的時候是不是真正知道自己翻譯的是什么。我們在翻譯的時候是不是確切的了解原文呢?我跟很多機器翻譯的開發者聊的時候,我也參加了很多會,在這些會上和這些人有直接接觸。比如某些人是機器翻譯的開發者,比如他們來自微軟。我也跟谷歌翻譯的負責人聊過,我經常被邀請到機器翻譯的研討會上發言,我跟他們有直接的接觸,我問他們你們的機器翻譯系統它自己知道自己翻譯的是什么嗎?你覺得他們怎么回應我?你指的理解原文是什么意思?他們是非常隱諱地在回答我這個問題。我們真的不知道如何定義理解這個詞。這個問題我一直問了很多年,對于我來說非常顯而易見的,機器翻譯其實不理解自己在做什么,他們只是在機械的操作詞語的語義轉換。但是我問機器翻譯的開發者,他們自己也不知道。

所以怎么解答這個問題呢?我最近有一個新的想法,因為你要學習語言的話是需要可被理解的輸入,語言習得專家他們一直在爭論,怎么告訴語言學習者你的輸入是不是足夠多,是足夠可被理解的。關于這兩個問題有很多不同的答案。到底機器是否知道它所翻譯的內容呢,這里有很多的答案。我們必須要有一個流程,這個流程不依賴于實現機器翻譯是否了解它翻譯的內容要有一個一致意見,我們這個流程要形成一致意見。對我來講,我了解,但是其他人可能不太了解,但是我們怎么進一步推進呢,怎么對于這個關鍵性問題達成一致呢。如果大家有一個很好的答案,也可以告訴我。

機器翻譯要落地

我們把它叫做人機翻譯測試,也是一個新興的行業標準,它是一種多標準的質量衡量體系,它是一種國際標準,已經成為國際衡量翻譯質量的標準。現在可以不再談了解,我們要看一下怎么真正的把工作做好,不管是人也好或者機器翻譯也好,也許將來你覺得不允許人的參與,開發人員自己寫程序,也沒有人類提前的編輯,所有這些流程完全自動化。

現在發生的是什么事情呢?人類翻譯、機器翻譯,到底哪個能達到完美,都沒有。人的翻譯是不是更好一些,是的。下一步又是什么樣的呢?你可能會說這就是出現問題的時候。要么你接受我的評估,我在這方面的批判是基于MQM的標準就是要提高更高的翻譯質量,我們是基于分析性評價的,或者你可以跟我來爭論,我的譯文是很好的,你的批評是不合理的。

機器翻譯出來的質量已經和人類翻譯質量達成一致了。其實并不是人控制整個對話,而是由一個翻譯服務公司或者提供商他們來控制整個質量。我們今天也有很多獲獎的翻譯機構。他們如果能夠提供這樣高質量的翻譯,它需要符合一定的標準,要使得機器翻譯能夠真正的符合人類需求,我們也要知道你們這個系統到底能夠給我們提供哪些方面的翻譯領域,不管是英語、法語等等,就是你要和它進行交流。既然你說能夠實現人類的翻譯質量,那你就給我們展示一下你們的性能,到底你能夠達到什么樣的質量。所以,對于一個項目經理來講可能會問你在你的語言能力之內能夠達到什么程度。還有第三方,第三方會進行一些分析性的語言評估。

你可以用中文或者英文或者其他語言來表達,你可以在三個層面上表達,一個是語義層面,包括字、短語等等,再一個是語境,整個世界真實的語言環境,這才是進行這些問題討論的背景。如果說它不在語境里面就不可能實現和人類翻譯的同樣質量,那機器翻譯出來的質量就不可能是理想的。我們不能夠只是在實驗室里做事情,而是要真正落實到實際世界當中。如果你通過了這樣一個測試,通過了機器翻譯測試階段,然后會有原語,我們改變它的一些配置,我們把一些新的配置放進去,不管中文、英文或者其他語言,就是可以和語言服務提供商進行一些交流,然后把機器翻譯的程序進一步優化,讓它能夠滿足這些配置的要求,這也是實際生活當中需要做到的。

人機翻譯應合作共事

機器翻譯的系統就像一個黑匣子,他們不知道人們是怎么開發的,也不知道到底這里面出現了什么問題,我們只能是把新的培訓材料放進去。但是要想真正的通過這個測試還是非常難的。即便他們已經聲稱可以達到人類翻譯的水平,但是仍然還是通過不了機器翻譯質量測試。所以,我們需要讓他們進行對話控制,但是像在新聞發布會上講到,國際翻譯聯盟他們也是有這樣一些思考,到底我們現在處于一個什么樣的水平,你的立場是什么,你到底是滿意我的提議還是不滿意。如果你不滿意的話,那你給出一個更好的解決方法。機器翻譯是不是真正達到了人類翻譯的水平呢?現在還沒有。但是我們必須要去證明,要以科學的方式證明出來,這也是我們將會做到的。

更好的一個提問是,我不知道他們會怎么樣反饋?,當我們對這個問題進行挑戰的時候,他們可能會說我們通過不了機器翻譯質量測試。但同時我們就會跟他們說,既然你通過不了測試,就不要一直在說你們機器翻譯的質量是可以跟人類翻譯相媲美的。否則的話真正受損失的是機器翻譯行業。我們不要只是讓機器翻譯和人類翻譯進行競爭,而是合作的方式共事。如果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支持人類翻譯上,那機器翻譯肯定還是會有非常多的進步空間,也是大有可為的



在很多演講當中,今天早上我們聽到一些演講也是讓我感到非常開心,因為大家都是同樣的思路。非常感謝給我這樣一個機會和大家分享我們的觀點,謝謝!

來源:金橋翻譯 微信公眾號根據中國網直播文字實錄編輯整理,轉載請注明出處。

 
分享到:
 
官方微博: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时间